意大利—埃塞俄比亚战争

时间:2011-09-29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非洲之角反殖民斗争的成功范例


    19世纪末,埃塞俄比亚反对意大利殖民主义统治的战争,是以埃塞俄比亚的胜利,
意大利殖民者的失败而告结束的。它对西欧殖民主义势力是一次有力反击,为整个非洲
反殖民统治的斗争树起了一面旗帜。
    1870年,意大利国家刚统一,就加入了西欧殖民主义对非洲的殖民掠夺狂潮。苏伊
士运河通航以后,扼地中海—红海—印度洋航线咽喉的非洲之角,其战略地位尤为重要。
位于非洲之角的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和吉布提成了各个帝国主义国家竞相争夺的对象。
80年代中,埃塞俄比亚为英、法、意的殖民地所包围,三国的势力相继侵入埃塞俄比亚。
意大利在瓜分非洲的争夺中,因分赃不满意,在取得厄立特里亚和索马利兰一部分以后,
一心想吞并埃塞俄比亚。1885年,意大利军队在英国支持下,在马萨瓦至贝卢尔沿岸一
带(达纳基尔部族的领土)站住脚后,遂向埃塞俄比亚北部腹地推进,迫使埃塞俄比亚
于1889年5月2日签订了不平等的《乌西亚利条约》。条约规定,埃塞俄比亚北部领土割
让给意大利。根据补充协定,埃塞俄比亚从意大利得到200万里拉的赔偿。意大利随心
所欲地解释条约的第十七条(阿姆哈拉文本为:皇帝“可以求援于”意大利;意大利文
本用“同意”一词代替了“可以”,而该词在罗马则被解释为“必须”)。
    埃与意签订条约的同年(1889年),意大利宣布将埃塞俄比亚置于其保护之下,并
占领了埃塞俄比亚的北部领土(阿斯马拉)。1890年,意大利把在红海沿岸占领的全部
领土合并为它的厄立特里亚殖民地。埃塞俄比亚人民以极大的愤怒反对意大利这一欺诈
行为。麦纳利克皇帝提出抗议,宣布废止《乌西亚利条约》,同时和法国订立协定,向
法国购买军火,用法国军官训练军队。与此同时,埃塞俄比亚人民要求停止一切内讧,
巩固国家的统一和中央集权制度。麦纳利克的统治适应了这一要求,平息了国内各种分
裂活动,建立了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1893年2月12日,麦纳利克向意政府宣布:
    从1894年5月2日起,埃塞俄比亚将不再履行《乌西亚利条约》所规定的一切义务。
为了进行武装干涉,意政府组建了一支1.4万人的军团,由巴拉蒂埃里将军指挥。1894
年7月17日,意军进入卡萨拉并对埃军展开战斗行动。
    麦纳利克在1895年9月17日发布的“告全国人民书”中说:“……我决心保卫我们
的国家,给予敌人以反击,一切有力量的人跟我来吧。……我希望看到我们的全体战士
都团结在我的周围。”埃塞俄比亚人民万众一心,纷纷响应麦纳利克的号召,显示出空
前的团结。人民在短期内捐款了大量衣物和粮食,全国各地的战士几乎都来参加抗战。
麦纳利克拥有一支10万人的军队,其中有1万名骑兵。埃塞俄比亚的各大封建主同时也
是他们所辖各省的司令官,麦纳利克的嫡系部队是埃军的核心力量。1895年12月,意大
利远征军连续8次打败埃塞俄比亚的一些封建主,这是意大利—埃塞俄比亚战争的序幕。
    意军的全面进攻在3月展开,他们很快就占领了阿迪格腊特。意大利的侵略促进了
埃塞俄比亚各族人民的团结,到这年年底,麦纳利克二世已动员了一支12万人的军队。
1895年12月7日,在安巴—阿垃吉附近的战斗中,埃塞俄比亚的马科涅诺公爵指挥的埃
军首次大败意军。1896年3月1日,在阿杜瓦附近的会战中,1.8万人的意军被击溃。战
前,埃军很好地组织了侦察,获得了敌人的作战计划,因此,埃军得以各个重创彼此相
隔很远的意军纵队。在一系列战斗中,埃军指挥部巧妙地把对敌的正面冲击与翼侧的纵
深包围结合起来,主要突击目标是意军阿利别尔通将军的纵队。尽管意军炮兵进行了有
效反射击,但这个纵队仍被击溃,险遭全歼,其余意军纵队也被击败。在阿杜瓦附近的
会战中,尽管敌人的技术装备占优势,但是,当地武装力量终于第一次战胜了帝国主义
国家的军队。1.7万名侵略军,死伤1.1万人,被俘4000人。埃军亡4000—5000人,伤
6000—1    人。俄国站在埃塞俄比亚一边,竭力阻止英、法、意在东北非扩张势力。
    埃塞俄比亚军民抗意斗争的胜利,迫使意大利于1896年10月26日在亚的斯亚巴缔结
和约,承认埃塞俄比亚是独立的国家,并赔款1000万里拉。埃塞俄比亚抗意卫国战争的
胜利,是非洲军队第一次彻底击败占优势的帝国主义军队。在瓜分非洲的狂潮中,使埃
塞俄比亚成了唯一以胜利的民族战争抵抗外国侵略、保持民族独立的国家,它为非洲人
民树立了英勇斗争的榜样和旗帜。
    受埃塞俄比亚抗意战争胜利的影响,埃及、苏丹人民曾举行过大规模起义。在西非
爆发了若干次反对法国的殖民扩张。东非的乌干达和肯尼亚人民以各种形式反抗英国的
侵略,最大规模的有坦噶尼喀反对德国的武装斗争。1905年,坦桑尼亚人民举行了著名
的马及马及起义,斗争烈火燃遍了从达累斯萨拉姆到基洛萨以南,从基洛萨至马拉维湖
以东的整个地区。1904—1908年间,西南非洲掀起了大规模的反德起义,与马及马及起
义遥相呼应,汇成了非洲民族解放的巨大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