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瓶儿是个性格分裂的人物吗?

时间:2015-05-11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李瓶儿是明代小说《金瓶梅》中的一个重要人物,她是小说第一人物西门庆的爱妾。张竹坡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寓意说中认为,“《金瓶》一部,有名人物不下百数,为之寻端竟委,大半皆属寓言。”小说写李瓶儿这个人“孟云贪欲嗜恶,百骸枯尽,瓶之罄矣,特特撰出瓶儿,直令千古风流人物同声一哭”。文学史家在谈及《金瓶梅》在人物塑造上的创造性成就时常举出西门庆、潘金莲、应伯爵等人物为例加以论证,而将李瓶儿作为在人物刻划上的缺点和不足的例子提出,认为她的性格前后分裂,从而影响了形象的完整和统一。对这样的观点,当然也有专家提出异议。
  
  有人提出,李瓶儿原是个性格柔弱的女子,但是她向往爱情,期待能过上和谐美满的夫妻生活,她本是大名府梁中书的小妾,梁中书死后,嫁给了花太监的侄子花子虚,谁知花子虚终日游荡于妓院中,使她深感失望、痛苦。李瓶儿毅然决然地背弃自己的丈夫,倒向西门庆的怀抱。正是因为她所缺乏的只是夫妻感情生活的满足,在她痛苦、失望之际,西门庆闯入了她的生活,关心她、体贴她,从而使她郁郁寡欢的生活变了一个样子,西门庆这个流氓、市侩在她的眼里成了一个慷慨豪爽、仗义疏财、知情达理的“英雄好汉”,相比之下,花子虚则成了个没出息、既窝囊又寡情的货色,这就是李瓶儿决心背弃丈夫,倒向西门庆的主要原因。
  
  花子虚死后,正当西门庆马上要迎娶李瓶儿为妾时,他自己因靠山杨戬的倒台而受牵连,李瓶儿意识到西庆门迎她作妾已是不可能的了,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让一团谦恭的医生蒋竹山倒踏上门。
  
  西门庆从政治案件的牵连中解脱出来后,李瓶儿十分懊悔,因惦念西门庆厌恶蒋竹山,当西门庆买通流氓打手和衙门官吏将蒋竹山整得死去活来之际,李瓶儿为表示对蒋的蔑视,将他赶出门去,还特意教冯妈妈舀了一锅盆水,赶着泼去。李瓶儿的性格转变,在于她成为西门庆的妾后,对花子虚和蒋竹山,她是那样刻薄无情,对西门庆却是那样的温顺、卑恭,甚至西门庆在她刚进门时,一连三日,不去睬她,并令她裸体跪在床前,取出鞭子向她抽打,她也俯首贴耳,甘心忍受。
  
  在西门庆的众妻妾中,她是最得宠的,但她却没有利用这种优越地位去傲视其他妻妾,称王称霸,相反处处委曲求全,逆来顺受,对潘金莲的挑衅、暗算,忍声吞气,对下人们也宽厚大方。
  
  认为李瓶儿人物性格的前后分裂的学者提出,这样巨大的反差集中于一个人身上似乎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符合事物情理的。
  
  持相反观点的学者们则认为,认定李瓶儿是不是一个真切、完整的人物形象,必须明确李瓶儿是怎样一个人物典型?
  
  李瓶儿实际上是一个把追求情爱上的满足视为人生头等重要大事的女性,只要有一个她所中意的男子,能关心她,体贴她,在感情生活上满足她的要求,她就可以死心塌地去爱他,把他看作幸福生活的赐予者。而如果男方不去关心她、体贴她,在感情上冷淡她,那即便是自己的丈夫,也不能长久地厮守在一起。同时她又把她爱的男子的周围的一切也和爱情连在一起,李瓶儿之所以容忍潘金莲对她的陷害,是因为潘金莲也是西门庆的妾,她既然爱西门庆,那就不能和潘金莲撕破脸皮对着干,而破坏了她与西门庆的爱情生活。
  
  过去有人提出,李瓶儿是一个假仁假义的下贱人物。一些学者认为,这样的结论似乎过于简单,确切地说,这是一个一味痴情以致丧失理性的女性典型。她前后性格的不同表现是符合事情发展的情理的,在前后不同性格之中,存在着人物特性上的有机的内在联系,表现出了人物性格在不同环境下的合乎逻辑的发展,小说这样描写李瓶儿,非但没有破坏形象的统一、完整,相反却使形象更加饱满、更具有丰富的内涵,更值得人们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