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竟是一天五次的性瘾者

时间:2015-10-11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纪晓岚竟是一天五次的性瘾者
  1804年,《铁齿铜牙纪晓岚》在各大电视台黄金档播放,清朝人民崩溃了。这货不是纪晓岚,这货不是纪晓岚—据说,一批性格刚烈的观众已经团购了《穿越到21世纪衣食住行指南》一书,准备亲自找张国立理论,凭什么把他们所熟知的那个重口味、八卦、恶毒、黑胖、结巴、不可一天无女人的纵欲狂纪晓岚篡改得奉公廉洁、疾恶如仇、发乎情止乎礼?人家明明是“金枪不倒纪晓岚”呀。
  
  铁齿铜牙是个冷笑话
  
  “剧名就是个冷笑话。铁齿铜牙纪晓岚?纪晓岚明明是个结巴,这样反讽人家,不厚道啊。”纪晓岚的好友兼嘉庆皇帝的家庭教师朱着接受记者采访时颇有点哭笑不得,“当然,一般人都避讳他这点,只有我在《知足斋诗集?续集》里提过,‘宗伯河间姹,口吃善着书’。其实口吃完全不妨碍这家伙毒舌,而且你们想想,他结结巴巴地说些刻薄话,杀伤力反而加倍嘛。”
  
  朱着透露了几个纪晓岚带病坚持恶毒的段子。
  
  纪晓岚曾经把一个老太监气哭。人家老太监怀有文艺青年梦想,业余爱好就是写诗看独立电影读村上春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和大才子纪晓岚讨教对联写作技巧,出了个上联:“小翰林穿冬衣拿夏扇,一部《春秋》曾读否?”春夏秋冬都到齐啦。纪晓岚这厮狠哪,走吴宗宪路线,专门拿别人的生理缺陷开涮:“老太监生南方来北地,那个东西还在吗?”据说,该太监事后网购了一打充气娃娃,以证明自己雄性激素犹存。
  
  一个轻微口吃患者,以逮谁骂谁的方式,证明自己思维和语言双双流畅。几位朝廷高官去纪晓岚家拜年,看到他家的狗,问:“这是狼还是狗呀?”纪晓岚说:“鉴别方法很简单,尾巴下垂是狼,上竖(尚书)是狗。”尚书大人当天就回去扎了小人。纪晓岚再接再厉,微笑着宣布:“其实呢,还有一种鉴别法,狼很挑剔的,非肉不吃,而狗是遇肉吃肉、遇屎(御史)吃屎。”御史大人假装没听见。后来纪晓岚收到一份快递,发件人一栏未署名,内容是一本书,《蔡康永的说话之道》,其中如何说话讨别人开心的段落还画上了重点。
  
  纪晓岚很配合,当天就在微博上宣称要出新书,叫《纪晓岚的说坏话之道》。他喜欢把说话这件事变成类似蹦极的探险,观赏大家的错愕和尴尬。一位姓王的翰林,他母亲过八十大寿,请纪晓岚写祝寿词。
  
  纪晓岚开始表演现场脱口秀。他边写边念,第一句,“八旬老太不是人”,大家倒吸一口凉气,不用上来就这么狠吧?现场变成囧表情博览会。
  
  第二句,“南海观音下凡尘”,老太太点头,表示这个评价很中肯,众人皆大欢喜,你知道,中国人最爱听的就是假话。第三句,“三个儿子都做贼”,儿子们脸色大变,难道贪污事件东窗事发?纪晓岚的恶作剧告一段落,抛出最后一句,“天宫偷桃献母亲”。当场不少人拜托纪晓岚以后说话前给大家发点静心口服液先。
  
  “其实,纪晓岚这种尖酸刻薄并不讨乾隆喜欢。”据宫廷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太监说,有一次纪晓岚为好友向乾隆求情,乾隆大发雷霆,当场骂他:“朕以你文学优长,故使领四库书,实不过以倡优蓄之,尔何妄谈国事!”
  
  该太监点出实质:“明白了吧,纪晓岚就是戏子而已,乾隆看纪晓岚读书多、反应快、说话有趣,拿来取乐的,纯粹把他当宠物养。至于《铁齿铜牙纪晓岚》里那些乾隆与纪晓岚肝胆相照的桥段,大多是意淫。乾隆真正爱的,是和珅。为什么?你以为和珅长王刚那样?和珅长得帅啊,花美男啊,跟乾隆最宠爱却被处死的一个妃子很像,乾隆对他移情,所以一次性给他50多个大官当。
  
  一天做5次爱的性瘾者
  
  外貌协会最高掌门人乾隆皇帝,确实对纪晓岚很纠结,谁叫他“貌寝短视”呢?不做眼保健操,眼睛近视也还罢了,西洋进口眼镜戴一戴,权当是儒雅范儿,但长得难看就太致命了。要知道,乾隆皇帝身边全是和珅、王杰、董诰、福长安等顶级大帅哥啊。纪晓岚该如何搏出位?
  
  很简单,走重口味路线嘛。纪晓岚写出恶趣味巨着《阅微草堂笔记》,类似清朝版《知音》或《故事会》:地痞流氓邀请伙伴轮奸一妇女,轮完了才发现是自己老婆;在坟场遇到一个博闻强识的老者,简直具有《百家讲坛》水准,讲王阳明心学讲康德黑格尔一大堆唯物主义,论证世上绝对没有鬼,讲完了,自己却化成一道青烟玩蒸发;几匹马在一起聊八卦,比赛谁上辈子当人时更猥琐……当然,纪晓岚最重要的业绩还是在色情界。
  
  “纪晓岚就是清朝版西门庆,中国版泰格?伍兹,一天要做5次爱的性瘾者。”民国时期文学家、历史学家孙静庵爆出猛料,“最烦你们这些热衷八卦的文盲了,没事多看点书,里面大把狗血和奸情。还有,别跟我说什么野史足不足信。采蘅之的《虫鸣漫录》不是写了嘛,‘纪文达公自言乃野怪转身,以肉为饭,无粒米入口,日御数女。五鼓如朝一次,归寓一次,午间一次,薄暮一次,临卧一次。不可缺者。此外乘兴而幸者,亦往往而有’。”
  
  上面这段话之传神,请反复朗诵十次。这真的不是A片之文字直播?
  
  “纪文达公自言乃野怪转身”—对于纪晓岚的来历,清朝人也很纠结,他到底是火神、蟒蛇还是怪兽变的呢?说法一直不统一啊。唯一可以确定的,这家伙肉欲旺盛。纪晓岚的人生原则是绝不可能让饭桌上出现任何叶绿素。他每天吃三顿,每顿一壶浓茶、十盘猪肉—基本上是动物园里老虎先生的饮食规格。有一个号称爱吃肉的人试图讨好纪晓岚,向他推荐米饭配红烧肉是极致享受,纪晓岚不屑地问:米饭是什么?吃这种不伦不类的东西,是对胃的人格侮辱!
  
  吃完肉干吗?乱搞啊。“日御数女”,对象上讲究多元化,而数量上也必须拿得出手:上朝前做一次,退朝后一次,中午一次,傍晚一次,睡前一次,一天五次,这是基础配置。有时候“性致”来了,就没有上限啦—让人忍不住想问,纪晓岚是不是背着广大人民偷偷发明了伟哥?
  
  “你没看错,纪晓岚就是传说中的“一日五次郎”。一天吃数十斤肉,肾功能出神入化,这绝对不是猪肉的植入广告!”孙静庵继续爆料,“人家一代巨儒呀,叔叔有练过的,普通人学得了吗?我不是在《栖霞阁野乘》里写了嘛,纪晓岚‘一日不御女,则肤欲裂,筋欲抽’。”
  
  纪晓岚编《四库全书》时,住在宫中,几天没女人,眼睛充血,颧骨红得像要喷血。乾隆来视察工作,看他这样子吓了一跳,以为他工作压力太大走火入魔呢(要知道,有4000多人参与《四库全书》的编纂、抄写、搬运,被累死的至少有几十人)。乾隆是很nice的上司啊,问纪晓岚得了什么病,纪晓岚也懒得耍宝了,直接跟当朝皇帝说自己性饥渴。
  
  乾隆爽快,发了两个宫女给他当福利,这大BOSS当得太人道了、太体贴了、太温馨了。这故事一流传出来,两百多年来一直不断有人问:“乾隆还招人吗?”
  
  年八十好色不衰,感动大清纪晓岚和两个御赐的宫女卉倩、蔼云相见欢,顿觉神清气爽、滋阴壮阳,还逢人就炫耀自己是“奉旨纳妾”。其实纪晓岚本来就有一妻六妾(这会不会就是“非常61”的由来),现在皇帝又赐了两个,称为“次妻”,他的后宫阵容会不会太乱了?
  
  不会。纪晓岚的小妾们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死得早。不知是纪晓岚肾功能太好,还是正妻马氏心机太重呢?
  
  纪晓岚16岁时就结婚了,娶县令马永图之女为妻,马家是豪门哪,祖上是马致远,写“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那个。纪晓岚的正妻马氏不愧是出身于书香门第,活得特别长,她老公身边的女人都换了好几代,她还如同一颗恒星一样老而不死。纪晓岚对她的长寿表示很遗憾。《阅微草堂笔记》拨冗抽了两三处提了马氏,基本上都用类似提到家里墙壁和沙发的语气,毫无感情。
  
  对宠妾郭彩符,纪晓岚却饱含深情,大手笔地花了300多字,主要讲他们是怎么勾搭上的。感情都是可以用粗暴的方式量化的:文人的感情看他为你写了多少字,商人的感情看他为你花了多少钱,粗人的感情看他为你跑了多少腿。还有人说,不能上升到金钱的感情都不是真感情。
  
  据说郭氏的妈妈怀她时做了一个胎梦,梦见一个人在端午节卖彩线,所以郭氏就叫郭彩符。结果这孩子真的有福气呀,12岁就被纪晓岚这样的大才子、大儒士看上了,她父母完全按《流星花园》里杉菜父母的剧本演,恨不得当场就让两人圆房,省得夜长梦多。
  
  啊,忘了提,当时纪晓岚60岁,年龄只是郭彩符的5倍而已,跟恋童癖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呀,清朝人对杨振宁和翁帆的年龄差距根本嗤之以鼻。
  
  纪晓岚一边教郭氏读书认字,一边和她睡觉。爷孙的年龄、师徒的情分、夫妻的体位,为乱lun系流氓小说提供了大量素材啊。
  
  当然,这也丝毫不耽误纪晓岚对另一个宠姬沈氏情深意重。他为她写了七八百字(沈氏握拳,超过郭氏了,耶!),为她单独写传,还记录下了她的诗。可惜她早亡,临终前魂魄出窍,去圆明园探望在那里值班的纪晓岚。对她的死,纪晓岚肝肠寸断,在沈氏遗像上题了两首诗,其中一首是:“几分相似几分非,可是香魂月下归。春梦无痕时一瞥,最关情处在依稀。”
  
  善男信女正忙着对这一往情深感动欷歔呢,纪晓岚就火速把沈氏的丫鬟玉台纳为小妾了,对外宣称这是他发明的思念沈氏的独家手法。
  
  他的后宫阵形不能轻易变动,人家体质特殊嘛!当时玉台15岁,纪晓岚65岁,相差区区50岁,结果两年之后,玉台就死翘翘了,原因—难道是吃肉太少,床上耐受力不够?
  
  家里这些小妾体质还是太弱,所以纪晓岚不时得去八大胡同疏导一下。其中樱桃斜街11号是他的最爱,到79岁高龄都坚持去那儿听书、泡妞。清代人讴歌他,“年已八十,犹好色不衰”,感动大清!
  
  据说,中国男人性成熟太晚,衰退得却太早,而阿拉伯男人,40多岁还是一日五次郎,到了80岁,仍是一日三次郎。论知名性瘾者,美国有前总统克林顿、奥斯卡影帝迈克尔?道格拉斯、男影星大卫?杜楚尼,意大利有总理贝卢斯科尼,我们呢?至少还有纪晓岚,多励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