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和她花样男宠的那些事

时间:2013-02-23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武则天,作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正统的女皇帝,她的传奇故事,在历史的画卷中,算得上是比较重彩的一笔。回望这个女皇帝跌宕起伏的一生,后人较为关注的还是关于她的个人生活问题。据史书记载,武则天一生最贪恋男色,她和她花样男宠们的秘闻趣事,一直以来都是值得深挖的内容。

  
  那么,究竟什么样的男人才能有幸伺候女皇?此等殊荣,又是在宫廷里怎样得以宠幸的呢?据说,武则天挑选男宠有三个铁定的标准,他看中的男人必须是年轻、貌美、健壮,用现代的话说,必须得帅气,威猛,是个爷们儿。唐代文人宋之问,想必精通历史的人们都不会陌生,当年就是这个男人吃了武则天的闭门羹,虽说宋之问很有才华,相貌也不算丑陋,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没能使他“中彩”呢?这事儿还得从头说起,武则天下令“选美少年为左右奉宸供奉”,此等告示一出,自然就有好多人蠢蠢欲动,这些人中就包括宋之问,事实上,宋之问也想为武则天出力,就专门给女皇写了一首表明心迹的诗。这首诗到底是什么内容,我们无从再去考究,从武则天的回话来看,她没有看上宋之问,要问何意,这里有史为证——“则天见其诗,谓崔融曰:‘吾非不知之问有才调,但以其有口过。’盖以之问患齿疾,口常臭故也。之问终身惭愤”
  
  实际上,武则天之所以拒绝了宋之问,不单单是因为此人患有“口臭”疾病,还在于宋之问表现在太露骨。此等做法,若是搁在现今,也是极度鲁莽之举,更何况是在那个朝代里。武则天虽然是皇帝,虽然贪恋美男,但是她毕竟是女人,女人就得保持必要的矜持,不管拥有怎样的身份,这是天性。宋之问如此明目张胆,而且还有生理缺陷,别说武则天不喜欢他,不敢与他亲近,就是喜欢,也不好答应。毕竟,这宋之问是公开自荐的,古往今来哪个皇帝愿意吃些送上门来的菜。可见,这宋之问的方法是不对的,当不上男宠,也怪不得别人。
  
  宋之问一事,使得人们对武则天选男宠更显神秘,也正是因为男宠一事,一代女皇武则天遭到了世人的非议。长期以来,有人把武则天说成一个淫荡无耻的骚女人,甚至还有人杜撰类似《如意郎君》这样的淫书来丑化她,以此来抹杀和否定一代女皇在历史上做出的炫耀功绩。然而,平心而论,武则天的生理需要是很强,但她终其一生也只有区区四个男宠,这与唐太宗、唐高宗、唐玄宗的佳丽成千上万,是极不成比例的。再者就是,按时间来说,在武则天招纳男宠时,唐高宗已死,她是个寡妇,是个独身,与一些男人仅仅只是正常交友,怎么可以说成是淫荡问题呢。假如说,一个女皇帝找几个男宠来安慰一下身心,打发一下寂寞,这样也算有悖于传统的话,那么,在武则天之前的那些皇帝们的淫威又该怎样解释呢,如此说来,她和男宠们之间的事,正是她鲜活生命中的最动人之处。
  
  武则天的第一个男宠是“花和尚” 冯小宝
  
  有野史研究称,武则天是14岁入宫后才成为太宗的“武才人”的,实质上她是太宗皇帝父子俩共同的情人,这样的说法并没有和正史存在大相径庭指出。太宗皇帝死后,武则天入寺为尼,开始她生命中不可避免的一段悲苦孤寂的尼姑生活。
  
  就在这个女人遭遇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当时住在附近白马寺的冯小宝出现了。这个男人的出现,使得武则天的人生出现了逆转,据书中记载,武则天与冯小宝在井台邂逅,冯小宝怜香惜玉,经常帮武则天到井中打水,你来我往,二个人很快就这熟悉了。再者,因为两个人都是半路出家,根本抵挡不了世俗的诱惑,冯小宝又偏偏爱吃肉,经常打山鸡送给武则天吃,这个“花和尚”有很会讨女人欢心,套用现在年轻人谈恋爱说的话就是“要俘虏你的心就先俘虏你的胃”。
  
  就这样,冯小宝三天两头弄好吃的东西偷偷给武则天送去,而武则天也经常借井边打水之名,与冯小宝幽会。就在武则天回宫之后,还经常暗中与冯小宝偷偷摸摸地来往,一直到高宗去世后,武则天在后宫广纳男宠,而她那位落难时的知己,虽然只是区区一个花和尚,但是毕竟算是她第一个男宠,武则天任命他为侍从,这样一来,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和冯小宝夜夜同枕共眠了。
  
  武则天和太平公主母俩女共用一个男宠,命令“花和尚”改名为薛怀义
  
  “花和尚”冯小宝入宫后,起初与武则天幽会十分不便,由于他不是士族出身,在宫中很多地方都十分不方便。于是,武则天就想方设法改变冯小宝的身份,赐他姓薛,改名叫薛怀义。除此之外,武则天还让他与太平公主的丈夫驸马薛绍联宗,让薛绍称他为叔父,如此一来,就大大抬高了薛怀义的地位,可谓是一举多得。
  
  然而,自古男人都是善变的动物,得宠后的薛怀义并不忠心于武则天,根据史书爆料,薛怀义在外面包养了很多情妇,并且还生育了十几个子女,在这些情人中,身份最大的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这样说来,薛怀义竟然成了武则天母女共用的男宠。
  
  左右徘徊在两个女人身边的薛怀义,想尽一切伎俩,最终得到了武则天母女的信任,薛怀义愈发气焰嚣张,甚至骄横傲慢至极,争风吃醋的事情时有发生,他还借机打压武则天的其他男宠。直到后来,武则天对薛怀义产生厌恶情绪,再加之太平公主也时常劝告武则天,说薛怀义只是市井无赖之徒,根本不值得宠幸,否则会被千秋万代讥笑的。最终薛怀义落得个“乱棍打死”的下场,不仅如此,武则天还命人将薛怀义尸体送到白马寺,烧成灰烬,和在泥里建造佛塔。
  
  亲生女儿替母亲招贤纳士,太平公主为女皇引荐新男宠
  
  薛怀义死后,武则天身边的第一男宠正式“下台”,太平公主见武则天暂时没有特别宠幸的人,便主动将自己的情夫张昌宗兄弟二人推荐给武则天。母女情深可见略同,史书中描写的二张兄弟可谓绝色美男,谦谦君子,哪个女人不爱?更何况那二张兄弟生得确实值得心动,“年近弱冠,玉貌雪肤,眉目如画,身体是通体雪艳,毫无瑕疵,瘦不露骨,丰不垂腴。”说武则天是个好色的女人,似乎一点不为过,她见了二张兄弟后,喜形于色,相当满意,立刻把兄弟二人一起纳为了男宠。
  
  二张兄弟不但得宠,而且还得了官运,先被任为中郎将和少卿,之后还屡屡加官,张易之和张昌宗兄弟分别掌管控鹤监和秘书监。二张兄弟得势之后权倾朝野,身为武则天“后宫”之人,还插手武则天的政务,就连武则天的侄儿武承嗣、武三思等人都争着为二人执鞭牵马。仗着武则天的宠信,二张兄弟还在宫中比赛豪奢和残暴,实在是嚣张至极。
  
  花样男宠混上贴身丫鬟,女皇的新宠竟然与上官婉儿偷欢
  
  二张兄弟虽然深得武则天的宠幸,但是张昌宗和薛怀义一样,作为男人的他们,难免会有叛逆的一面,他们并不忠心于武则天,渐渐地竟然与武则天的心腹丫头上官婉儿有了私情。关于上官婉儿,史书中也有记载,据说,这个丫鬟长得“妖冶艳丽,秀美轻盈,加上天生聪秀,过目成诵,文采过人,下笔千言,尤其书法秀媚,格仿簪花。”上官婉儿作为武则天的心腹丫头,张昌宗侍奉武则天时,她也总陪伴左右,此时的上官婉儿正值情窦初开,再加上张昌宗姿容秀美,上官婉儿根本无法抵挡他的引诱,偶有出格也在所难免。
  
  有一天,上官婉儿与张昌宗私会调情,正好被武则天撞见,武则天怎能忍受自己的男宠与贴身丫头有染,气愤至极,拔出金刀,插入上官婉儿前髻,弄伤了上官婉儿的左额,愤怒道:“你居然敢接近我的男宠,罪当处死!”幸亏张昌宗替婉儿求情,才得以赦免。此处也留下了一个有趣的典故:婉儿因为额头有伤痕,便在伤疤处刺了一朵红色的梅花来遮掩疤痕,谁知道这额中的红梅使婉儿越显娇媚,宫女们都以此为美,有人偷偷以胭脂在前额点红效仿,渐渐地宫中便有了这种“红梅妆”。